上世紀50年代的美國,可謂群星閃耀,流光溢彩,高貴優雅的奧黛麗·赫本,性感迷人的瑪麗蓮·夢露,一代王妃格蕾絲·凱利,絕代艷后伊麗莎白·泰勒……她們如同一顆顆璀璨的明珠,照耀了整個時代,讓人如癡如醉,為之著迷。

  朵薇瑪,上世紀50年代美國最貴超模,是長期霸占所有時尚雜志的超模鼻祖,是所有知名攝影師的靈感繆斯,當年Dior(迪奧)甚至愿意花745萬買下她一張照片,后來她還和赫本一同演戲,成為萬千少年的夢中情人,她是名副其實上帝的寵兒。

  然而誰曾知道,她的后半生卻因為一個男人而跌宕起伏,從神壇跌落,落魄到在餐廳端盤子為生,令人唏噓。

  1927年的冬天,一個有著濃濃異國風情的混血寶寶在美國紐約呱呱墜地,父母為她取名為Dovima Marion。上天賦予了她完美的容顏,卻沒有給她一個好身體,朵薇瑪從小體弱多病,后來還染上了風濕熱,醫生建議她在家休息1年,然而保護欲過強的母親卻讓她在家里休養了7年之久,朵薇瑪失去了本應該擁有的童年,也造就了她脆弱的性格,為其后來的不幸埋下了伏筆,不過此乃后話。

  由于從小被母親“保護”在封閉環境中,朵薇瑪并沒有什么朋友,對母親也是言聽計從?;蛟S是想多個人來“保護”女兒,在朵薇瑪十幾歲時,母親就讓她嫁給了樓上的鄰居高登,懵懵懂懂的朵薇瑪就這樣成了人妻,過上了相夫教子的生活。

  若是沒有那次偶遇,朵薇瑪的一生恐怕就會這樣度過。20歲那年,朵薇瑪和丈夫如往常那樣去街上買東西,突然一個女人沖了過來,她目光灼灼地看著朵薇瑪,隨后掏出了一張名片,表示自己是時尚雜志《Vogue》的編輯,希望朵薇瑪可以成為他們的模特,因為她實在太美了。

  起初朵薇瑪是想拒絕的,她不太好意思,不過在丈夫的鼓勵下,他們還是答應了下來。沒想到第一次拍攝,朵薇瑪就有幸和著名攝影師歐文·佩恩合作,更令人驚喜的是,毫無拍攝經驗的朵薇瑪,竟然極具天賦,每一個動作都恰到好處,每一張照片都讓人著迷。

  等到雜志出版,人們看到朵薇瑪這個“不知名模特”的照片,瞬間沉迷,一夜之間,朵薇瑪火遍美國,所有時尚雜志都爭相找她拍照,《Vogue》更是直接與她簽約,要知道,這可是美國頂級時尚雜志。為了“搶奪”朵薇瑪,商家們的開價越來越高,當年其他模特的時薪為25美元,朵薇瑪竟然輕輕松松拿到了60美元,人們戲稱她為“一分鐘一美元女郎”,以及“這個時代最美的女人”。

  而朵薇瑪最著名的照片,就是這幅“與大象共舞”(Dovima with elephants),朵薇瑪身穿1955年迪奧 (Dior) 晚裝,在一群大象中間優雅轉身,霎時間,嬌小與龐大,力量與柔美相互碰撞,給人們造成強烈的視覺沖擊,朵薇瑪那曼妙的身姿,成為無數人心中女神的代名詞,最終Dior以84萬歐元(約合人民幣745萬)的價格買下這一系列照片。

  然而隨著朵薇瑪的出名,收入的提高,“女強男弱”的模式讓丈夫高登深受打擊,夫妻間的隔閡越來越深,最終丈夫提出離婚,朵薇瑪選擇接受,并從此專心于工作中。然而在朵薇瑪35歲那年,卻突然宣布退出模特行業,引起轟動。因為朵薇瑪很清楚,隨著年齡的增長,她必然被時代拋棄,必須提前為自己選好另一條路,體面地離開。

  由于朵薇瑪出眾的氣質和美貌,以及多年積攢的人脈,離開模特圈的她仍然受到無數人的關注,后來很多導演找到了她,經過朵薇瑪的選擇,她參演了電影《甜姐兒》,與赫本同框演出,令人驚訝的是,即使出塵如赫本,在朵薇瑪旁邊還是稍顯遜色,上帝實在給了朵薇瑪太多。

  隨后,朵薇瑪在影視圈里混得風生水起,開辟了新的天地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且充滿希望,然而一個男人卻摧毀了她——第二任丈夫Alan Murray。起初兩人相戀時也是你儂我儂,非常甜蜜,然而一結婚,對方的本性便暴露了,他酗酒、賭博,并且常常對朵薇瑪拳打腳踢,但因為性格軟弱,朵薇瑪一次一次選擇退讓,就這樣扛了6年。

  由于身體每況愈下,朵薇瑪實在不能再忍了,她提出了離婚,帶著女兒跑去了洛杉磯,然而此時她才知道,丈夫早就將她的財產揮霍一空,朵薇瑪還來不及思考下一步,丈夫竟然先她一步,以“朵薇瑪綁架了他們的女兒”為由,將朵薇瑪告上法庭,鬧得沸沸揚揚,朵薇瑪的事業和形象嚴重受損。更讓朵薇瑪絕望的是,最后法庭把女兒判給了丈夫,朵薇瑪幾乎失去了所有。

  心灰意冷的她回到老家,投奔父母。為了維持生計,朵薇瑪不得不出去工作,可現實是殘酷的,如今的她年紀大了,名聲壞了,早就被其他人取代,朵薇瑪竟然找不到一份像樣的工作,最后只能去商場當推銷員,去餐廳當服務員,拿著微薄的薪水度日,直到她50多歲患病入院。1990年5月3日,這位絕代佳人因病逝世,享年63歲,去世前無人陪伴,令人唏噓。